好事總多磨
《上布施》(本文出自慈濟月刊 387 期)
◎撰文/Alice Lee(美國慈濟骨髓中心副主任)

當A小姐被告知骨髓配對上時,
就像中了樂透獎般雀躍不已,
雖然捐髓過程一波三折,
終究無法阻擋她那分初發的善心。


我話還沒說完,L先生就像中了樂透獎般,興奮地搶著說:「那太好了!
等她回來我一定轉告她,請您明天再打過來。」


「我是慈濟骨髓捐贈中心的Alice,請問A小姐在家嗎?」

「對不起!我太太在醫院照顧兒子,有什麼事我可以幫得上忙嗎?」一個斯文和藹的聲音由電話另一端傳來。我的腦子頓時一片空白,猶豫了一下,能再說下去嗎?人家兒子正生病著呢!放棄嗎?連試都沒試就打退堂鼓,不行!

想 想醫院裏那位患了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年輕患者,正焦迫地等待這唯一的救命機會。我掙扎了片刻,說:「謝謝您L先生,事情是這樣的,上次幫您太太抽血複查, 結果出來了,她的白血球抗原和一位患有白血病的美籍華裔年輕人配對上了,我來向她恭喜,也想和她聊聊有關骨髓捐贈的事,您看我什……」

還沒等我說完話,L先生就像中了樂透獎般,興奮地搶著說:「那太好了!她晚上回來,我一定轉告她,請您明天再打過來,我們都起得很早。」

對於這樣的反應,我大惑不解,一夜沒好睡,好不容易才熬到天亮。

一早,懷著一顆探索和焦慮不安的心,故作鎮靜地依約打電話到L公館,很快地傳來女主人悅耳的聲音:「妳是  Alice 對嗎?告訴我什麼時候要抽髓?我好安排人來看護我兒子。」

我差點沒昏倒,如此的乾脆!我趕緊清清嗓子,壓低嗓門,禮貌地說:「您真有福報,十幾萬人唯獨您有這個福分能和這位年輕人結再造生命的好因緣,不過我還是想請您進一步了解有關捐髓的事。」

「不用啦!在醫院這麼久,我對骨髓移植的事太清楚了。」

啊?這麼內行!她是醫師?護士?可是又怎會在醫院照顧自己的小孩?我連忙接腔:「是嗎?那太好了!為了保護供受雙方的健康,在捐髓前還得要先幫您做個健康檢查,到時候醫師會為您做全面的解釋,如果您有任何疑慮請儘管問他,千萬別客氣。」

「那就儘快幫我安排吧!」

放下電話,我馬上聯絡醫院打電話給美國國家骨髓資料庫(NMDP)的Polly小姐,並請慈濟美國分會李希敏師姊幫忙通知A小姐家附近的陳麗俐師姊負責就近關懷。

很快地,Polly和移植中心協調後,決定於十月十四日對病患做移植前的「殲滅治療」,二十一日進行抽髓、輸髓手術。

不知是老天爺愛捉弄人?還是好事多磨?第二天,醫院通知A小姐的白血球數量低於正常值,要等上升到正常範圍才能抽髓。

在師姊們和L先生的陪同下,A小姐十月十三日在希望之城醫院 ( City of Hope)完成捐髓前體檢,並抽好一袋血,準備等抽完骨髓後再回輸。

當天下午,Polly忽然來電通知:病人得了肝炎,需要時間治療,骨髓移植延至十二月,至於在哪一天就不知道啦!我連忙通知A小姐,從電話裏可以聽出她失望的聲音,但她也表示理解,並祝福病人早日治好肝炎。

Polly 又安排了十二月中下旬五個時段讓A小姐選一天作為抽髓日。A小姐和先生挑了十二月二十二日,並按規定於十二月七日回希望之城醫院抽自備血、作血液常規檢 查、傳染病標誌檢查及懷孕試驗。這次體檢醫師在她脖子上發現幾個小小的淋巴腫,可能是感冒引起的,希望過兩天再看看。

不知是老天爺愛捉弄人還是好事多磨?第二天,醫院通知說,A小姐的白血球數量低於正常值,要等上升到正常範圍才能抽髓。A小姐懊惱地說:「奇怪!我感覺很好,怎麼會這樣?」

A小姐自己在家猛補了兩天,十二月十一日乘接兒子出院之便,又到醫院檢查白血球指數,結果還是太低。先生出國不在家,沒人好商量,A小姐靈機一動,跑去街頭找中醫師開中藥吃,希望讓白血球數升快點。

就這樣,她興沖沖買了一瓶成藥回來,誰知道才吃完不到半小時,全身發癢發燙,不久,連嘴脣都腫起來!經過家庭醫師及時治療,藥物過敏才控制下來。

十二月二十一日,A小姐的家庭醫師檢查確定她的白血球已升到正常值,但是抗過敏的藥還需持續服用,抽髓時間只好再度延後。一月五日,A小姐再一次複檢,還是差一點,就是那麼一點點,她只好再努力食補!

說來也怪,L先生回來後的第二天,帶她再去檢查,不但白血球正常,連淋巴腫也消了。消息傳開,皆大歡喜,醫院快馬加鞭決定提前抽髓。

一 月十日,A小姐雀躍似地從機場把久別的先生接回來,一路上,她不停地描述著自己的戰績和傑作。「總算把你等回來了,這下我可鬆口氣了!」久別勝新婚,L先 生牽起愛妻的手,輕輕地拍了兩下安慰說:「沒事啦!都是我不好,一定是我不在家,妳一個人太累了,休息兩天我再陪妳去檢查,這回一定過關。」

說來也怪,L先生回來後的第二天帶她去檢查,不但白血球正常,連淋巴腫也消了。消息傳開,皆大歡喜,醫院快馬加鞭決定一月二十六日早上七點半準時進開刀房抽髓,以免再出狀況。

橙縣的慈濟人由王惠瑛師姊安排兩人一班,輪流天天送營養品到A小姐家關懷,大家無微不至地照顧她,一心只想讓她趕快多長點骨髓。

抽髓前一晚,韶波帶我去買了一盆美麗的鮮花,並附上「天上最美是星星,人間最美是溫情,感恩您無私的奉獻和慈悲大愛的精神」小卡片,以表慈濟人對她的感恩之心。

清晨五點半,在昏暗的大雨裏,張惠芬師姊依約載A小姐來到醫院。我們高興地獻花、照相留念。不一會兒,護士小姐來帶她上開刀房作術前準備。

七點,我被允許到開刀房陪A小姐,她已經感覺眼皮沈重和有些暈眩,但還是輕聲問我:「我的臉色會不會很慘白?早上我只淡淡地化了一下妝而已。」「看起來很好,別擔心!」

七點半,準時推入抽髓。十點左右,一切順利。午飯時,L先生調侃太太:「她食量很大,什麼都吃,碰巧我又是個老饕,在家也喜歡下廚做兩道可口小菜,飽飽她的口福。」

A小姐要求要吃希敏師姊買來的午餐,自我解嘲地說:「醫師說不暈就可以出院,我要多吃一點趕快出院,你們也好早點回家休息!」一面就大口地吃起來了。

出院前,醫師仔細檢查並開玩笑說:「妳知道嗎?妳的骨髓相當充沛,一邊只扎一針就抽夠兩袋啦!」晚上八點左右,在輸完兩袋自備血和點滴後,拿了鐵劑和止痛藥,L先生輕鬆愉快地護送著奉獻大愛的太太回去,我們大夥也都快樂地在濛濛細雨中各自回家。

歸途中,我不禁對這位擇善固執、不屈不撓、意志堅定的善心小姐敬佩不已。

(編按:這是慈濟自民國八十二年推動骨髓捐贈迄今,第一百零三例非親屬骨髓移植,也是第一例在美國的捐贈者;住在洛杉磯的三十七歲華裔婦女,捐髓給北卡羅萊納州二十一歲的華裔青年。)


愛的奇蹟

◎撰文/Alice Lee

經我多次和達觀爽朗的A小姐交談得知,她兒子今年五歲,生下來就是先天性心臟病,三年開了七次刀,是加州大學醫學中心加護病房的常客,最高紀錄曾連續住院達八個月之久。

去年六月,A小姐的兒子開刀補上一片豬瓣膜,卻傷了橫隔膜神經,以致無法呼吸,在群醫束手無策的情況下,只好試作了氣管切開。醫師說不知要等多久才能恢復呼吸功能,也許六個月,也許八個月,也許一年……

沒想到奇蹟似地,就在A小姐作完體檢的第六天,醫院通知說她兒子可以出院,等明年春天再回來做氣管封口,就可以了。

「這短短的三年裏,陪著兒子經歷過不知多少次的生死關口,身為人母,將心比心,不得不感謝上天賜給我這個捐髓救人的機會。」

A小姐告訴我,她之所以對骨髓移植那麼了解,乃因兒子是加護病房的常客,認識了一位天天到加護病房陪小病童玩的年輕女志工,原本她罹患有白血病,弟弟捐髓才救回了她的命,所以康復後她發願到病房來盡點心意回饋社會。

每天看到這位瘦小女孩臉上綻放出的燦爛生命火花,帶給病人無限的希望和信心,A小姐也暗自祈求自己能被配上,好代替兒子回報社會。

「相信此時,受髓男孩的家人知道兒子得救,肯定正雙手合十默默感恩著上人前瞻性的慈悲大愛,和尊重生命的正確理念。」A小姐希望這位年輕人也能知福、惜福、再造福,日後多為天下眾生作些有益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