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許一個愛的未來

◎撰文/ 陳怡伶

「當時我無法爬起來吐,師姊也來不及拿器皿來接,
就直接用她們的雙手捧在我胸前接嘔吐物,又幫我換洗得乾乾淨淨。」
冬雪覺得師姊們竟偉大至斯,不禁淚流潸潸。
之所以流淚,實為發自五內感恩與感動的淚水啊!


「姊姊,慈濟有一場捐髓驗血活動宣導,妳去看看,很有意義的,說不定有機會救人喔!」冬雪的妹妹是慈濟委員,打電話邀姊姊去淡江大學驗血。

「第一次,我只是去看看,但沒有加入驗血活動。」停頓了一下,她繼續談道:「『骨髓捐贈』這樣的觀念,對我們是相當陌生。不過,經過師兄姊的詳盡解說後,我的疑惑去除了大半,第二次再接到相同的電話,便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去驗血。」

這一次驗血活動的地點在士林國中,她不僅一個人去,還帶了三嫂及素蓮等幾位好友一起去。

擔憂藏心底,貼心付行動

三年半後的某一天,她突然接到一通求證並恭喜的電話;原來,「我中大獎了!」她驚訝地放下電話,心裏直想著:「這個緣,必定要結,這是萬分之一的機會,是人命關天耶!」

但是,她首先要克服的,是如何對疼惜她的老公啟齒。


「就先收集宣導『骨髓救人,無損己身』的相關資料,再俟機表明心意吧!」發了菩薩心腸,智慧也就油然而生。

於是她開始收集平面資料,也收看相關的錄影帶,對捐髓有更深層的暸解後,就積極地尋找適當時機向先生說明;並悄悄把相關資料放在桌上,好讓先生「不經意地」隨手閱覽,以對骨髓捐贈也能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我要告訴你一個消息喔,我配對成功耶,要去捐髓哦!」

冬雪的先生以嚴肅的語氣反問:「安不安全?會不會損害到身體健康?」
「我聽過證嚴上人的錄音帶,他說:『救人一命,無損己身;我們不會因為要救一個病人,而去傷害到另一個生命。』」一心一意想救人的冬雪回答了先生的問題。先生的表情這才稍微緩和,只說了句:「那好吧!」

但他當時並沒真的放下心來;直到冬雪捐髓回來後健康情形良好,他才漸漸釋懷。「當時我心裏很矛盾。雖然我對慈濟多少有些暸解,也知道現代的醫學發達,但仍然非常擔心會不會有意外?是不是真的很安全?一方面又想,太太能有機會救人也很好。」當時的擔憂矛盾,在陳先生回憶時的表情中,顯露無遺。

在明白太太的心意後,向來樸實體貼的陳先生,把憂心藏在心底、把貼心付諸行動。在繁重的工作之餘,經常幫太太整理家務、提重物,希望太太在捐髓前後都能擁有健康的身體。

不忍讓老人家操心

先生這一關過了,冬雪還得想辦法瞞住公婆才行。

公婆年邁,不免有老人宿疾,常年和冬雪一家住在同一屋簷下。她是孝順的媳婦,打從進入陳家,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一旦出門,都是一家子全部出動。
捐髓一事,「愈多人知道,障礙愈多。」冬雪怕老人家反對,所以把這個祕密守得很緊,直到現在,就連住在樓上的二嫂也全然不知呢!但聽說捐髓得到花蓮慈濟醫院住個三兩天,對於不曾獨自出遠門的她,「這可怎麼辦?怎麼交代才好?」冬雪著急地左思右想。

「可不可以在台北的醫院捐髓?」冬雪心想,說不定在台北只需要一天,那就可以當天回家了。於是打了電話向慈濟骨髓捐贈中心詢問。

「不行啊!妳的配對對象不在台灣,所以必須回來花蓮做。」冬雪的心涼了半截,想到一去就要三天,怎能瞞住公婆?但救人的意願堅定,只好另謀對策。

善意的謊言

「我們一起去驗血,為什麼只有妳的因緣這麼好?為什麼不是我們?」冬雪回想起被電話通知配對上的那天,三嫂秀蘭和好友素蓮聽到這個消息,既為她高興又好生羨慕;便向她們表明如何瞞住公婆的難題。結果這兩位支持骨髓捐贈也支持冬雪義行的好搭檔,便決定為她保密到家,更願她擔待到底。

於是,冬雪編了一個謊話。

她對公婆及鄰近親友說:「我想獨自和同學去花蓮旅遊。」

幾乎沒有人願意相信她的改變。

二嫂更是睜大眼睛,訝異地問道:「怎麼,想開了?一個人去旅遊?」

「孩子長大了嘛!所以想得開了。」

「哪時候去?」二嫂緊迫盯人似地追問。

「三月十日去,同學們說假日人多,只好非假日去。」

據冬雪說,這個日子「是向菩薩求來的!」

從獲知要遠赴花蓮捐髓,冬雪就開始向菩薩許願,祈禱捐髓日可千萬別撞上過年,因為那可是她最忙碌的一段時間。「也許是心誠則靈吧!捐髓日正好是我最悠閒的元宵節過後。」

神聖任務的第一次

「我從來沒有騙過人家,只有這一次為了捐髓說謊。」對自我要求很高的冬雪來說,說謊會讓良心難安好些時日。

公婆終於放行了!家務事有好友素蓮代勞,公婆有嫂子秀蘭代為照料。

去年三月十日,冬雪第一次離開家人單飛。第一次出遠門;第一次搭飛機;第一次到花蓮;第一次住院;第一次救人!好多個第一次,但她的任務是何等的神聖啊!

「抵達花蓮是什麼樣的心情?」

「就像去旅遊啊!」

「真的?不緊張嗎?」

「不會啊!事情只要經過充分暸解、認識,就不會緊張。」她神情篤定地回答。

原來在前往慈濟醫院抽第二次自備血之前,慈濟骨髓捐贈中心主任李政道博士已為冬雪詳細解說捐髓的過程,並盡除她所有的疑慮,心情自然能如旅遊般一派輕鬆。

感動人心的一幕

三月十日,在慈濟骨髓捐贈中心人員的細心安排,以及花蓮關懷小組的全程陪伴下,冬雪住進了慈濟醫院,隔天進行抽髓手術。冬雪的心充滿恬靜,多月來她努力進補、猛吃鐵劑,體重好不容易多了幾公斤,圖的就是這一刻的到來。她要用最優質、最健康的骨髓液去救另一個生命。

麻醉針下不到三秒,冬雪便悠悠沈沈地睡去。

在夢鄉裏,她宛若進入仙境,天空晴朗,白雲飄飄,和風徐徐,渾身輕鬆舒暢。正徜徉其間好景,忽然間,「冬雪!冬雪!」有人把她叫醒了。

醒轉後,冬雪無法隨心所欲地翻身,舒暢的感覺迅即消失,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身嘔吐物。

「當時我無法爬起來吐,師姊也來不及拿器皿來接,就直接用雙手捧在我胸前接嘔吐物,又幫我換洗得乾乾淨淨。」冬雪慢慢睜開矇矓雙眼,環視著四周關懷她的師姊,不禁淚流潸潸。這舉動倒又嚇壞了關懷小組的師姊,頻頻問冬雪:「妳怎麼啦?那兒不舒服?」殊不知冬雪親身領會了關懷小組的愛心,覺得她們竟偉大至斯。之所以流淚,實為發自五內感恩與感動的淚水啊!

隨後,李政道博士及慈濟醫院內科醫師、護士都趕來關懷她;探討為什麼會吐,並為她打了四瓶點滴後,冬雪的體力才逐漸恢復。

「其實,捐髓不會痛。至於為什麼會吐,可能是自己體質的問題,和捐髓無關。」第三天,見過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後,冬雪的妹妹一路護送冬雪回到淡水的家。

看到太太平安回來,陳先生原先的擔憂這才放下。

共許一個救人的心願

「在未捐髓前,好友素蓮全力保護我。外出騎機車載我時,總是特別小心翼翼。她說:『我後面載的是菩薩,有兩條命在我手上。』每次有重物,一定幫我提。直到現在,已成了習慣。」

「妳去吧,有什麼不方便就告訴我,我幫妳做。」冬雪一直慶幸有位情同姊妹的妯娌成就了她。

「嫂子,妳沒配對成功沒關係,還有一個行善的方法,就是勸募捐款嘛!」冬雪知道骨髓驗血所費不貲,所以鼓勵嫂子以募款方式來彌補缺憾。嫂子被冬雪這麼一安慰,更積極地為慈濟勸募行善了。

「世間的好事,不是一個人就能做得了的,是靠許多人的幫忙,才能成就好因緣。所以,要感恩的人實在太多了!」冬雪她不提自己的好,不說自己的善,只一味地推崇周遭的人。

「聽說手術很成功,對方很平安。我很安慰,很為他高興。」這才是冬雪內心最在意的一件事。

「我要把身體照顧好,因這關係到慈濟的名譽。唯有把身體照顧好,我才能出來當見證,讓大家知道捐髓無損己身。」

「我也希望自己有機會能捐髓救人。」陳先生望著健健康康的太太,頗感欣慰地許下一個未來的心願。

「我也是!」「我也是!」冬雪的好友及嫂子紛紛表達了相同的願望。

世間的好人好事,就像這樣相互輝映不絕,多美!

來源:http://www2.tzuchi.org.tw/case/marrow-book2000/html/c1.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