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篤定說「Yes!」

(本文出自慈濟月刊 413 期)

◎撰文/葉美菁


每當聽到那熟悉的樂曲,我就會想起他臉上靦腆的笑容、想起他曾有的夢想,以及他抗癌多年卻永不放棄的堅持。


七年多前一個夏天的早上,我看到一則新聞報導:「台大醫院為了血液疾病患者,舉辦了一場捐髓驗血活動……」適巧當天下午我和朋友有約,就「順道」去台大響應這個活動。

心想配對成功的機率很低,未料在隔年(民國八十三年)的五月,我竟接獲慈濟骨髓庫通知,成為國內非親屬間首位骨髓捐贈者。

生命裏的一些「偶然」,往往改變了人的一生,不僅影響自己,也影響了他人——如果那天早上我沒有看到那則報導,也許就不會有日後一連串故事的發生了。



◆一切努力,有何意義?


移植手術滿一年後,在慈濟骨髓資料中心的安排下,我和受髓者魏志祥見面了。從他父母口中,我知道志祥適應良好,並準備重拾書本,返回學校繼續完成中斷的學業。得知這樣的消息,我也衷心地為志祥感到高興。

然而新生的喜悅並未延續太久,民國八十五年三月二十三日——那天也是總統選舉投票日,我投票完回家後,接到了志祥離世的電話通知。回想起近兩年來與他相處的點滴,只覺得恍若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呆住了。

志祥的母親告訴過我,志祥非常的懂事且善解人意;生病初期,只要體力許可,他都會督促妹妹學業或幫忙做家事等;住院期間,他也是個討人喜愛的小病人,和醫師、護士及其他病人,都相處地十分融洽。

有時,志祥也會心灰意懶,覺得自己好像不會康復了,就問媽媽說:「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以後誰來照顧您和爸爸呢?」

志祥過世後的一段時日裏,我一直刻意避免去談這件事。每當有人問我志祥的近況時,我總是避重就輕地說:「我太忙了!很久沒有和對方聯絡了……」因為,我不想面對旁人得知實情後,所投以質疑的眼光。

也許他們不會明說,但是臉上的神情,卻寫滿了對「這一切的努力,究竟有何意義」的問號?

其實,在那段時間裏,我也一直在尋找答案。



◆記取過程中的美好


時光就在忙碌的工作與學業中無聲地流逝,事隔多年,我也逐漸從傷痛中平復。志祥生前最喜歡歌手張學友,因此,每回聽見張學友的歌曲,我就會想起他臉上靦腆的笑容、想起他曾有的夢想,以及他抗癌多年卻永不放棄的堅持。

每次回想這件事,總有不同的感受;對當年所做的決定,我未曾有任何的後悔、懷疑,也從不覺得自己的付出是白費的了。

我常想,生命自有無限的可能,在終點來臨之前,我們永遠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何況,骨髓資料庫的成立以及所有醫護人員的努力,所彰顯的是「尊重生命」的精神;而生命,也非能以「量」予以算計或評價的。

每一個生命都是彌足珍貴的——無論其時間是十年、十個月、十天,甚至是十個小時,他都有活下去的權利。

我並沒有堅定的宗教信仰,但我相信冥冥中自有一股力量的安排。我非常喜歡證嚴上人說過的一句話:「人生沒有所有權,只有生命的使用權。」人生雖各有長短,但生命終有盡頭;而生命的價值不在其長短,而在其所發出的光與熱。

這些年裏,我也慢慢體會出——許多事情,結果未必能盡如人意,但重要的是,我們曾經努力過,並且記取過程中美好的部分,作為鼓舞自己再出發的動力。

我也常拿此話來寬慰自己:志祥的離開,雖令人遺憾,至少所有的人都已堅持到最後一刻,若不能挽留,那麼就像上人說的:「快去快回吧!」



◆篤定說:「Yes!」


對骨髓捐贈的推動或相關報導,我一直都很關心。這幾年來社會大眾對骨髓捐贈也愈來愈能了解,因誤解而反對的阻力也比以前小得多,這實在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回想六年多前,我在不得已的情形下,瞞著父母去捐髓;我想若我再度配對上,告訴他們我要去捐髓,他們雖然已經找不出「正當理由」來反對,但心裏多少還是有些猶豫吧?天下父母心,都是如此的——總是竭力地保護自己的子女,不讓他們受到絲毫的傷害。

因著這一分特殊的因緣,得知了許多捐髓者與受髓者間的故事。其實生病是件非常辛苦的事,不只是病患本身,連帶家人的生活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在每一個「編號」之後,有個備受病痛折磨的患者、周遭憂心如焚的親人,等待奇蹟的出現與身心無盡的煎熬……

每每聽到這些故事,我總會輕嘆一聲,深刻感受到生命中的無奈:老病貧苦,有如世間中的殘缺、不圓滿,也像是上天給人們的磨鍊和考驗。我常想,如果自己承受幾天輕微的不適,而可以改變一個人、一個家庭的生活,使他們重拾幸福與天倫歡樂,我相信這點小小的付出,還是很值得的!

用愛彌補人間缺憾,衷心希望被通知骨髓配對成功的人,都能篤定地說出:「Ye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