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標題是台灣早年的一句slogan,在此借用。另外,在找資料的過程,發現其實也有其他呼籲讓道給救護車送髓的案例,因此特別整理出這篇,用以見證人性的光明。

2019年8月28日,透過網路,許多長沙市民接受到了這個訊息: 請為救護車湘AR1T61讓行!

69770226_2977186132298456_2500086332559196160_n.jpg

2014年底,半歲的軒軒在一次體檢中查出血液指標異常,經過檢查,確診為地中海貧血症。為了給孩子治療,軒軒的父母嘗試過各種方法,但效果甚微。2018年4月,在醫生的建議下,軒軒的父母決定為孩子做幹細胞移植,並在中華骨髓庫登記尋找合適的骨髓提供者。

"但當時在中華骨髓庫並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於是我們又聯繫到了台灣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希望通過他們一起幫忙尋找。”軒軒的醫生、湖南省兒童醫院血液內科醫師宋娜說。

幸運的是,今年3月,一位台灣的志願者與軒軒初步配型成功,這讓一家人興奮不已。

宋娜告訴記者,通過聯繫台灣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確定配型成功後,軒軒在今年8月從廣州轉到湖南省兒童醫院,由於幹細胞移植患者在骨髓抑制期間,體內白細胞數目接近於0,抵抗力極差,極易感染,因此軒軒必須在“移植倉”這樣的無菌環境中生活到骨髓恢復,來減少感染的機會。

8月17日,軒軒進入移植倉內開始術前準備工作,而宋娜則隨時準備赴台灣獲取造血幹細胞。臨行前,軒軒的爸爸將一封手寫的感謝信和一副軒軒的手繪圖畫,委託宋娜帶到台灣給這位匿名的捐贈者。

“在等待配對的日子裡,我們過得很煎熬,在我心中總有一團抹不去的陰霾,看著這個世界的顏色總是仿佛帶著些灰色。所幸的是我兒的基因與您配上了,當聽到您同意這次捐贈後,我欣喜若狂!感覺我的人生就像海平面上初升的太陽,充滿著新生的希望!”軒軒的爸爸寫道。
1000.jpg

28日18點12分,宋娜帶著來自台灣的造血幹細胞,乘坐飛機抵達長沙黃花國際機場。對造血幹細胞移植者來說,時間就是生命。“幹細胞取出後的最佳移植時間為24小時內,時間越早效果越好,但是我們到達長沙時正值傍晚高峰時期,沿途經過的區域交通通行壓力很大。”宋娜說。

接到消息後,長沙市交警支隊緊急發布通知,請沿線車輛注意讓行,機場高速交警大隊和雨花交警大隊接力為救護車開道,全市媒體積極傳播呼籲社會車輛主動避讓,一條“生命通道”得以打通。

“我們17時55分接到通知,立刻派出了4名警力進行護送。”機場高速交警大隊李雋介紹,18時40分飛機降落後,機場高速交警的引導車輛就已經就位,18時55分在長沙東收費站接到救護車後,他們便1人開著警車、3人護送救護車,一路鳴笛護送至長沙大道京珠跨線橋,與雨花交警完成交接。“當時正值下班返程高峰,而且機場高速瀏陽河橋路段有一段路施工,長沙大道進城方向交通壓力較大,也沒有信號燈控制流量,但沿線車輛紛紛讓出了車道,一路算是暢通。”

與機場高速交警交接完後,雨花交警大隊吳燦華與同事一起,將救護車引導車至省兒童醫院。從黃花機場開車到省兒童醫院原本需要65分鐘,在沿線市民支持、交警護送下,19時23分,救護車順利抵達省兒童醫院,全程只用了28分鐘。

當晚19點48分,醫生準備就緒,正式開始為軒軒輸注造血幹細胞。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輸注,這份來自台灣的“生命之火”正在努力點燃他生的希望。

“注入幹細胞後,軒軒體內將重建自己的造血系統,可能還需要半個月左右,若一切正常,軒軒將從移植倉轉入普通病房。”宋娜說。

而在軒軒爸爸的手中,有一封來自台灣捐贈者的信,信中寫道:“Dear受贈者:祝福您早日康復!加油!"

9月17日上午,軒軒在爸爸的陪伴下,順利走出湖南省兒童醫院移植倉。據了解,手術後軒軒恢復迅速,目前造血功能已經重建,擺脫了對輸血的依賴,而且沒有出現併發症,預計在普通病房觀察幾天后就可以順利出院。

“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把他當成生病的孩子,也從來沒有因為疾病阻擋過他享受教育、玩樂的腳步。將來也還是會讓他正常地學習、生活,我也會告訴他是台灣的愛心人士給了他第二次生命,要好好學習,回報社會。”軒軒媽媽說。

湖南省兒童醫院血液內科主任醫師張本山教授說,今天軒軒健康地走出了移植倉,醫護人員都非常高興,同時也對台灣的供者懷著深深的感激,也希望社會各界更多的關注這群需要接受造血幹細胞移植的孩子,積極到中華骨髓庫登記貢獻造血幹細胞來幫助更多的孩子。

今後的半年時間裡,他仍需要定期到門診檢查和口服藥物,除了要注意保護性隔離預防感染,日常生活基本可以正常進行。大概一年後,軒軒就可以跟其他正常孩子一樣自由生活了。

全站熱搜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