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的資料來自《打工》2008年第22期,影像資料只有下集。

救兒難題:3年必須掙夠20萬元

2000年 3月6日晚上,湖北省黃石市康賽集團服裝廠工人龔春香,在給10歲的兒子吳騰洗澡時,發現兒子的肚子脹得像西瓜,全身還長滿了紅疹子。她與丈夫吳高風趕緊將吳騰送至黃石市第三人民醫院檢查。令人大吃一驚的是,吳騰竟然被診斷為慢性粒細胞白血病!這是一種十分凶險、罕見的血液病,俗稱血癌!

這無異於晴天霹靂!龔春香一下子癱倒在地,痛哭著說:「不可能,不可能!」但是,接下來的專家會診結論,與初診一致,龔春香的心徹底掉進了冰窟窿!

2000年 3月20日,龔春香夫婦擦乾眼淚,東挪西借了2萬元錢,將兒子送到北京市兒童醫院治療。該院醫生檢查後,把龔春香夫婦拉到一邊說:「你們兒子的病很嚴重,通常情況下很少有生還的希望,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很多人得了這種病,最後都是人財兩空。你們治不治?」龔春香一聽就哭了,哽咽道:「醫生,當然治!哪怕用我的命換兒子的命,我也不會放棄呀!」

 

在北京治療一段時間回家後,吳騰每兩天要打一針干擾素,每支128元,再加上其他醫療費和營養費,家裡很快就掏空了。那時,龔春香夫婦倆沒日沒夜地拚命掙錢,夫妻倆只有一個願望:多掙錢給兒子治好病!但是,龔春香夫婦賺的錢,遠遠不夠用。於是,他們開始變賣家產。很快,家裡的電器賣了,結婚的戒指賣了,連兒子的電腦也賤價處理了……望著空蕩蕩的家,龔春香不由傷心落淚,但她還是咬緊牙關決定:哪怕有一線希望,也一定要給兒子治病!

2000年 11月7日,龔春香夫婦帶兒子到北京市兒童醫院複查,結果發現兒子的病情沒什麼好轉。龔春香夫婦著急地問醫生:「像我兒子這種病,有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血液科的王建聯博士告訴龔春香夫婦:「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做骨髓移植,但首先要找到配型的骨髓,其次至少需要20萬元手術費!而且,這種手術只能在病情相對穩定的情況下才能做,像你兒子,3年內做最好!」龔春香夫婦一聽便傻了——骨髓難尋,他們可以等;可如果有了骨髓,他們哪來20萬元呢?那時,他們夫妻倆每月收入只有1000多元,照此計算,他們十幾年不吃不喝也掙不到20萬哪!

和許多苦難家庭一樣,龔春香開始也打算向社會求助。他們先找到當地一家報社,可接電話的記者說這種事太多了,報社無能為力;後來,龔春香上街乞討,可一天下來只討到了5角錢;再後來,她又跑到大街上,雙手舉起一塊「賣腎救兒」的牌子,卻依然無人理會她的這種「驚世之舉」……一個月下來,龔春香該想的辦法都想了,她甚至打電話向中國紅十字會求助,但告之需要等待。可兒子的命不能等啊!她心想:看來,像這樣到處求人並不管用,只能靠自己。可如果自己3年籌不到 20萬元錢,兒子就沒命了!自己上哪去掙那20萬元呢?

冷靜思考後,龔春香覺得像自己這樣的普通女工在國內打工,3年內不可能掙得到20萬元!她想:在國內行不通,到國外打工如何呢?於是,她四處打聽出國打工的路子!幾經折騰,她終於打聽到,一家正規中介機構正在招一批中國工人到日本打工!她毫不猶豫地決定報名。誰知日方與中介機構約定,務工人員不得超過30 歲,而龔春香已經35歲了!為了救兒子,她只好通過關係,隱瞞了真實年齡,讓時光「倒轉」5年!

在等待簽證的日子裡,龔春香一想到要拋夫別子,心中不禁萬分酸楚。她想:自己是不是太絕情了?我到日本打工3年,萬一兒子的病情加重,恐怕連見兒子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了!可自己不去打工,哪來20萬元救命錢呢?與其眼睜睜看著兒子離開,不如放手與命運一搏!……好在丈夫吳高風理解她的心情,這讓她無比欣慰。

出國護照辦下來後,龔春香帶著兒子和丈夫來到照相館,準備拍幾張照片帶著。照片沖洗出來後,她精心挑選了3張——溫馨的母子照、幸福的夫妻照和一個也不能少的全家福,貼身攜帶著,心想:無論到天涯海角,自己看看這些照片,也許就不會感到孤獨了!

2001年 2月3日出發的前夜,龔春香撫摸著兒子瘦骨嶙峋的身子,強忍著眼淚,說:「騰騰,你已經是男子漢了!媽媽要去日本,你在家要照顧好自己!」兒子原本捨不得媽媽走,可一聽媽媽說自己是「男子漢」,他便挺直腰桿說:「嗯,媽媽放心!」丈夫站在一旁,心裡一酸,淚水禁不住嘩嘩直流……第二天凌晨,趁兒子熟睡之際,龔春香悄悄地起床,帶著拯救兒子生命的強烈願望,從湖北黃石奔向上海,又從上海飛到了日本東京,一路淚雨紛飛……

富士山作證:這21萬元沾滿血和淚

到日本後,龔春香被派到八日市市東濱町的村井縫製株式會社做縫紉工。工廠採用計時制,每天工作8個小時,月薪6萬日元(折合人民幣4000多元)。龔春香一算賬,發現這樣下去,3年根本賺不到20萬元人民幣。於是,她提出每天加班8個小時。負責安排任務的日本課長說:「不行!按規定,加班不得超過4小時!」後來,她再三求情,那個日本課長這才「破例」答應了她。這樣,龔春香每月就有12萬日元的收入。

從此,龔春香每天除了吃飯外,只休息五六個小時。有時實在太困,她就用縫紉針扎一下手指,鑽心的疼痛立即讓她清醒過來,頓時睡意全無。時間長了,她的手指上扎滿了密密麻麻的針孔。為了多攢錢,龔春香每天喝稀飯,吃鹹菜,有時甚至騎車到郊區撿當地農民丟下的菜葉……所有這一切,都因為有一個信念堅定地支撐著她 ——3年攢足20萬元給兒子治病!

2001年8月21日,龔春香騎車時,因不習慣日本靠左行駛的交通規則,一不小心摔倒了,造成右手臂骨折。許多同事都勸她回國休養,可她咬了咬牙說:「不行!我回去了,兒子的手術費就沒著落了呀!」

龔春香因傷一時無法做縫紉工。於是,她便申請到食堂幫忙,用健康的左手洗菜、淘米和做飯。課長深受感動,破例批准了。就這樣,受傷的第3天,龔春香的右手臂還打著石膏,吊著繃帶,她就開始工作了。一次,洗碗水打濕了繃帶,浸入傷口,她立即感到一陣鑽心的疼痛,但她一直強忍著,因為如果課長看到了,會要她停工,她就掙不到錢了……後來,傷還未好徹底,她就要求回車間做縫紉工了。

身體的疼痛,龔春香還可以忍,但她身在異鄉思念丈夫和兒子的痛苦卻是那麼難挨!夜裡拖著疲憊的身體躺在床上時,她就會拿出照片久久地端詳。看著看著,她就情不自禁地流淚……有天深夜,她想得難受極了,突然從床上跳起來,跑到工廠門外的公用電話亭,給家裡打電話。但丈夫吳高風為讓她安心打工,總是報喜不報憂。無奈,龔春香只好通過兒子的聲音來「推測」兒子的病情:如果兒子聲音洪亮,就說明兒子病情穩定,反之就說明兒子身體不好。

image2002年5月的一天晚上,她聽到兒子的聲音不對勁,斷定兒子的病情出現了反覆。於是,她次日給兒子 買了一個奧特曼寄回國,並寫信鼓勵道:騰騰,你要像奧特曼一樣強大,可以戰勝任何苦難!吳騰收到母親寄來的禮物和信件後,情緒果然穩定了。他回信說:媽,你放心,我堅強著呢!讀著兒子的信,龔春香不由哭了,心想:兒子這麼懂事,如果自己 3年不能賺20萬元,就愧對「母親」二字啊!

終於,龔春香打工救兒子的消息,在工廠傳開了!許多工友都很感動,但也招來了一些不懷好意的人。2003年3月9日,一個名叫龜田次郎的日本人見龔春香長得清秀動人,便直截了當地說:「你這樣掙錢給兒子治病,太辛苦了!這樣吧,你做我的情人,我每月給你10萬日元,你就不用這麼辛苦了!」龔春香氣憤地說: 「你死了心吧!我兒子要用乾乾淨淨的錢治病!」

不久,一個名叫藤原高廣的日本離異老闆得知龔春香的故事後,找上門來深情地說:「你是一個好母親、好女人,我很佩服你,也很喜歡你!我願意出20萬元人民幣,給你兒子治病。但請你與我結婚,然後與中國永遠說再見,好嗎?」龔春香又氣又急,當即一口拒絕了。沒想到,藤原高廣事後感嘆道:「美麗的富士山,也比不上一顆美麗的中國母親的心啊!」

誰知,這兩件事傳到了國內,竟有人造謠說:「龔春香拋夫棄子,準備留在日本享清福呢!」還有人跟吳高風開玩笑說:「說不定,你老婆早就傍上日本人了!」吳高風聽了,氣憤地說:「我老婆漂洋過海,一個人在日本孤零零地為兒子掙救命錢,你們怎麼能這樣侮辱她呢!」可他嘴裡雖這麼說,心裡卻充滿了酸楚,畢竟丈夫對妻子的思念難以排遣,而閒言碎語讓他更是百口莫辯啊!……

2004年 12月,龔春香終於在日本挨夠了3年,靠著自己的雙手硬是掙了21萬元!得知她回國的那天,翹首以盼的兒子吳騰買了一枝玫瑰。龔春香走下飛機時,見骨瘦如柴的兒子堅強地舉著一枝玫瑰,不由百感交集,放聲大哭:「騰騰、騰騰,你的手術費夠了!你有救了!」那一刻,一家三口抱頭痛哭,見者無不動容……

懷孕救子,高齡母親為救兒拚死一搏

吳騰已經苦苦等待了3年,龔春香決定盡快給兒子做骨髓移植手術。可他們雖然掙夠了手術費用,卻還沒有找到配型的骨髓。見龔春香夫婦急得團團轉,一位專家對他們說:「根據臨床經驗,從病人的兄弟姐妹當中尋找骨髓,配型的成功率高達25%,其他直系親屬也可以試試。我建議你不妨試試,如果行的話,早點做手術對病人有好處;如果不行,你們也可以考慮再生一胎,用臍帶血對病人進行幹細胞移植!」龔春香夫婦答應了。誰知,他倆的配型都不適合。龔春香急得將化驗單撕了個粉碎,之後果斷決定採用第二套方案:懷孕,用臍帶血救兒子!

可那時,龔春香已經40歲了,她還能懷孕嗎?而且,醫學研究表明:35歲以上的孕婦,難產的幾率和導致嬰兒畸形的機率高出正常孕婦200%。這就是說, 即使龔春香順利懷孕了,還必須冒極大的風險才能生下孩子。

丈夫吳高風得知這些情況後,堅決反對——兒子的命能不能保住並沒有絕對的把握,他不能再讓妻子去冒險啊!可是,龔春香堅定地說:「高風,就是拿我的命換兒子的命,我也心甘情願!再說,我已經拼了一次,從日本拼回了21萬元醫療費,我願意再拼一次!也許這次風險更大,但我要對得起兒子,對得起母親這個稱呼啊!」見妻子這麼堅決,吳高風只得噙著淚水答應了。之後,他們就向黃石市計生委申辦了生二胎許可證。

2005年 6月,龔春香這個偉大的母親終於如願以償,再次懷孕了!但是,她懷孕了也不休息,覺得再生一個孩子,家裡的負擔會更重,自己必須攢錢。於是,她在黃石理工學院附近開了一家名為「母子連心」的小餐館。誰知,餐館的生意不好,只經營了3個月就歇業了。她連忙又應聘到黃石製衣廠當縫紉工。

這時,龔春香已懷孕5個多月了,妊娠反應越來越強烈,有時還伴隨著下身出血。醫生見有先兆流產的跡象,建議她墮胎保命,誰知她咬緊牙關,硬挺著。後來,醫生要求她住院保胎,可為了節省錢,她不僅堅決不住院,還在不良反應稍弱後就上班了。結果有一天,她突然大出血,被同事送進黃石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醫生當即下了病危通知書,並問吳高風:「是保大人還是保小孩?」迷迷糊糊之中,龔春香聽到了醫生的話,趕緊堅定地說:「保小孩,救我的大兒子要緊!」所有在場的醫生聽了,都感動地說:「這個媽媽太偉大了!」

就這樣,龔春香用堅強的意志挺過了一關又一關。2006年4月1日,她在武漢協和醫院剖腹產下一個兒子!

誰知,醫生用臍血拯救吳騰時,發現由於哥哥與弟弟的年齡懸殊,臍帶血不夠用。龔春香覺得命運太捉弄自己了,撲在病床上呼天搶地:「老天爺呀,你為什麼對我如此不公啊?」哭喊過後,她又向醫生央求說:「我求您,想辦法救救我大兒子吧!我不能沒有他呀!」這位母親的哭聲,令病房的人無不動容!主治醫生趙治國也含著淚說:「你放心,我們會盡全力的!」

龔春香出院後,有人勸他們說:「你們反正又生了一個兒子,大兒子沒法治就算了!」但是,龔春香不願放棄,她一遍又一遍地給醫院打電話,詢問有沒有找到適合的骨髓。醫院也著急,卻只能讓她繼續等。

就這樣,龔春香在煎熬中一等又是一年多。2007年11月,吳騰的病情惡化了,每天只能靠輸血才能維持生命。這時,吳騰的弟弟已經1歲多了,醫生建議用弟弟的骨髓。誰知,兄弟倆的骨髓配型也不成功!

正當龔春香近乎絕望時,2008年1月3日,武漢協和醫院打來電話:「我們通過台灣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為吳騰找到了適合的骨髓!」龔春香聽了,高興得跳了起來,當即表示想見見這個好心人!但醫院表示,對無償捐髓者有保密規定,目前只知道供者是台灣一位21歲的女大學生;而且,她是在得知龔春香的感人故事後,才自願捐獻骨髓,沒想到還真的配型成功了!

2008年 1月11日,漫天大雪,吳騰被推進了協和醫院無菌倉。當晚12點,來自台灣女大學生的造血幹細胞終於緩緩植入吳騰體內。然而,好事多磨。骨髓移植手術後,吳騰出現嚴重的肺部感染併發症。經過緊急搶救後,移植的骨髓幹細胞這才在吳騰的體內安家落戶——骨髓移植手術終於成功了,好懸哪!

龔春香兩次闖關救兒子的故事,深深地感動了許多善良的人們。湖北省機械工業學校的師生為吳騰捐款捐物;武漢市金逸電影院則邀請他們一家人觀看電影《左右》。看完這部根據一個大義母親與前夫生子,用臍帶血救女的真實故事而改編的電影,龔春香還謙虛地說:「電影裡的枚竹,比我苦得多呀!」﹝附註:可參見另文《左右》電影幕後的真實故事

儘管為防止感染,吳騰後期治療還需要20多萬元費用,但龔春香這位偉大的母親表示:「我已經成功地闖過了兩道難關,也許還有第三關、第四關……但我們一家人有信心成功地闖過去,因為我們有生生不息的親情和愛!」我們衷心地祝福他們,一切順心順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