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會客廳]姚明:捐髓心路         央視國際 (2005年09月07日 09:39)


願為捐獻骨髓放棄比賽

9月4號,在北京舉行了一場特殊的公益活動。當天下午,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的“大超-中國骨髓庫校園愛心之旅”啟動儀式上,姚明在現場數百人的注視之 下,伸出自己粗壯的胳膊,接受了中華骨髓庫的血樣採集,成為一名捐獻造血幹細胞的志願者。今後姚明的血樣如果與某位血液病患者配型成功,姚明將會為這位患 者捐獻出自己的骨髓。這件讓很多人都顧慮重重的事情,在姚明看來,只是一份愛心和一點勇氣而已,他要用自己的承諾帶動更多人加入這項公益活動。

姚 明:“在此我們鄭重承諾,一旦患者配型成功我們一定捐獻骨髓,捐獻骨髓拯救生命只需要一點點勇氣,我希望廣大青少年朋友一起加入中華骨髓庫。”

活動的當天,姚明還邀請自己在國家隊中的六位隊友和教練,一同來到現場採集血樣。這些籃球明星的到場,讓現場數百名大學生興奮不已。

會客廳:姚明,你是中華骨髓庫的志願者,是真的捐還是作為形象代言人?

姚 明:當然我們已經簽過意向書了,一旦有匹配成功的話,就馬上就捐。

會客廳:如果是正在舉行一個重要的比賽呢?

姚 明:有什麼比生命更重要嗎?

會客廳:但是你的合約允許嗎?人家給了你七千六百萬的最高工資。

姚 明:那我可以放棄這幾場比賽的工資。

會客廳:合約裏說你可以參加這樣的公益活動,放棄幾場比賽?

姚 明:這裡邊沒有明確的規定,但是NBA有這樣的先例,可以如果說我這幾場比賽不打,我工資也不領,就是這樣。

做好事留名,是為了帶動更多人

會客廳:運動員一般很關注自己的健康,獻骨髓,獻血,會不會有所顧慮?

姚 明:有顧慮那是難免的,但是如果想一想可以去挽救一個生命的話,還是那句話,有什麼比生命更寶貴呢?

會客廳:但是現在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姚明給骨髓中心作志願者,最多只是利用他的形象,而不是實際的。

姚 明:確實有這方面的意義在,原來說做好事不要留名,現在做好事得留名,留下你的名字,然後告訴別人我是做了這件事情,然後帶動其他人也來做這件事情。現在這個社會要講究宣傳的,很多事情如果你沒有宣傳的話,達不到一個影響力的話,你沒有辦法做好。


姚明與小羅洋

讓姚明產生捐獻骨髓想法的,是一名四川成都的中學生。他叫羅洋,是成都市棕北聯合中學初三年級的一名學生,和許多孩子一樣,酷愛籃球運動的羅洋也是以 姚名為自己的偶像。2003年3月,羅洋因患白血病住進了醫院,醫院檢查後告訴羅洋的父母,要救治小羅洋的病,必須為他移植合適的造血骨髓,這讓羅洋的父 母犯了難。

羅洋的父親羅明富:“當時中華骨髓庫找了,沒有合適羅洋的骨髓。”

羅洋的母親茍小蓉:“找了快大半年的時間,一直沒有適合他的骨髓,配不上型,後來才用我的,半相合。”

但是由於出現了排異反應,母親與羅洋的骨髓配型最終也失敗了,小羅洋的病情開始逐漸加重,這時的小羅洋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能與自己的偶像姚明通一次電話。2004年1月8日,通過成都和上海兩地媒體的共同努力,終於聯繫到了遠在美國打球的姚明。

姚 明:在NBA賽季中間,一個媒體記者發短消息給我,上海的媒體記者說,四川有一個小孩,剛剛換完骨髓,是用他母親的,百分之六十匹配,現在抗排斥得非常嚴 峻的一個時候,他有一個願望想跟你說話,希望我回電給他。因為我收到短消息,我那天正好是背靠背的比賽,從一個城市飛到另外一個城市,從一起飛,落地是紐 約,半夜了,還有時差的關係,所以是半夜,我馬上給他回電話以後,打進差不多半小時就接上線,加起來通話時間也不長,兩三分鐘吧只有。那孩子非常虛弱的聲 音,但是到後面越說越有精神,我感覺這個生命真的是非常非常地奇特,可以被一些精神力量所刺激,我認為那個時候。但是當天晚上我確實沒有睡好,而且過了兩 三周以後,我一天早上打開手機的時候看到一條短消息就是那個上海媒體記者跟我說,那孩子走了。當時感覺很有挫折感,很有挫折感。

就在姚明與羅洋通話後十九天,2004年1月27號,小羅洋終因白血病醫治無效不幸去世。雖然兒子的去世讓父母悲痛不已,但是羅洋能夠在彌留之際實現自己的夢想,也讓他們略感欣慰。

羅洋的父親羅明富:“當時羅洋聽到這個事情很激動,他不相信他能給姚明打電話。”

羅洋的母親茍小蓉:“當時眼淚都從要眼角裏面流出來了。”

羅洋的父親羅明富:“當時那個情況,在現場很感人的。”

在羅洋生命的最後時期,家裏為治病已經花光了所有的積蓄。這時羅洋的父母卻收到了一筆來自大洋彼岸的匯款。

羅洋的父親羅明富:“他的代理人突然就說,姚明願意資助羅洋五萬美金,就是用於羅洋的治病,先期給我們匯兩萬美金過來,通過美國匯過來的。當時提出幾 個要求,第一,低調,不對外說。第二,就是說羅洋好了以後,他說我們一起來做中華骨髓庫,那個時候他就萌發了做骨髓庫的理念。”

姚 明:我感覺我完成了一個心願,然後怎麼說呢,我感覺這個心願和羅洋,那個去世的孩子在一起,他在天堂看著。

會客廳:你見過那個孩子嗎?

姚 明:我沒有見到過,我只是從照片上見過。我和他父母沒有通過話,只是和那個孩子通過話,感覺雖然過了一年半,但是羅洋,怎麼羅洋對他們家庭的陰影還在,孩子去世了對他們的傷害還是在。

會客廳:這種傷害還會觸動你嗎?

姚 明:這種傷害我想到今天為止,我算是感覺多少有一些解脫的那種感覺,多少有一些,並不是完完全全的。

會客廳:為什麼?

姚 明:畢竟還有很多人等著捐獻骨髓,而且他們找不到匹配者。現在發現,你用心去做一件事情一定可以做好,但不是那麼回事,醫學是非常現實的,沒有一個匹配的 骨髓的話,確實沒有辦法只靠精神力量。那個孩子去世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使我產生一個想法做這件事情,但是有多少人沒有經歷過這個事情,難道我們每 個人都要經歷過一件這樣的事情,然後再去做這件事情嗎?那時候已經太晚了。

會客廳:你當時跟那個孩子通電話的時候,你說等你病好了我們一塊去做這個中華骨髓庫的志願者,當時怎麼會有這個想法?

姚 明:當時像我剛才說的這樣,經歷過這樣一件事情以後,感覺有一種責任感,我必須去做。

會客廳:之後你主動去跟他們聯繫了嗎?

姚 明:我委託我的經紀人跟他們聯繫。

會客廳:他們聽到這個消息是不是挺意外的?是姚明主動跟我們聯繫,而不是他們來找到你?

姚 明:中華骨髓庫是我主動找上去的應該說,其他的一些公益活動基本上是別人找上來,然後我願意配合他們,這件事情是我自己主動找上去的。

會客廳:我今天打開了你的官方網站,然後頭條就是你捐骨髓這件事情,底下全部的跟帖都是我要像姚明一樣去捐,有沒有想到你的號召力這麼大?

姚 明:我知道,在這方面,所以我要利用好。一件事情要做好,那就要有好的宣傳,像前面你說那個網友,說我也要去捐,但是我不知道去哪捐,那就說明我們的宣傳力度不夠。

我做公益沒有雜念

姚明從出道開始就積極參與各種公益活動,2003年,在非典最肆虐的日子裏,姚明就曾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動員了一大批世界級的籃球和足球巨星,為中國 國內抗擊非典募集款項。在今年7月開始的籃球無疆界亞洲行活動中人們看到,儘管姚明帶著嚴重的腳傷,但還是親自指導一些年齡八到十四歲的智力障礙孩子投 籃、運球,並與三十名來自安徽的艾滋家庭的孩子遊園聯歡,姚明與孩子們相約2008年來北京看奧運。

會客廳:我們看到你其實參加了很多這樣的公益活動,參加公益活動會有一個選擇嗎?比如說哪種類型的我更願意去參加?

姚 明:目前我參加的幾個公益活動一個是關於骨髓庫的,還有一個是艾滋病的,怎麼說呢,都是和,怎麼說呢,病人有關吧,大部分是跟病人有關。

會客廳:跟健康有關?

姚 明:跟健康有關。

會客廳:你非常願意去做比如說健康方面的這些公益的事業,是你覺得這些生病的人值得同情還是有別的原因?

姚 明:我認為除了同情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認為是一種社會的凝聚力,因為比如說像捐獻骨髓,這是很明確需要,越多人捐獻自己的血液樣本,越有可能找到自己 的,使病人越有可能找到自己相匹配的骨髓。而越多人參與進來以後,我認為可以從一方面提高我們社會的凝聚力。

會客廳:我們也注意到,你參加的很多的公益活動都跟孩子有關係,這是一個刻意的安排還是巧合?

姚 明:(去打工子弟學校)打籃球那件事情,由於我當時的腳有變化,當時我沒有去,但是我保證我在一年裏邊會去一次,不能對孩子失信。另外對艾滋病孩子一起吃 飯那些事情,我認為怎麼說呢,從艾滋病的那些公益活動角度上來說,就是一方面是給他們好的醫療,給他們好的物質保障,另外一方面從精神上支援他們。因為艾 滋病是傳染病,所以大家都會相對有戒心一些,很簡單,就是像非典,那時候的非典,怎麼說呢,我們對艾滋病來說,我們主要傳播一種思想就是艾滋病是我們的敵 人,艾滋病人是我們的朋友。艾滋病傳播的方式只有幾種方式,普通的接觸不會有任何影響。

會客廳:你選擇了很多公益事業,一方面跟健康有關,一方面跟孩子有關,有人猜測姚明不僅有愛心,而且很有商業頭腦,因為籃球的主要觀眾是青少年,有沒有商業的背景考慮?

姚 明:公益活動我認為和商業應該是完全劃分開的,不可否認它會提升你自己的影響力,在其他方面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但是我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是沒有雜念的。

公益不能靠唱獨角戲

會客廳:我們也注意到您以前參與過了一些公益活動,比如說非典的時候,當時你還召集了其他的很多世界明星,都到上海去做了一場活動,當初是怎麼想的呢?

姚 明:當初怎麼說呢,一個是為那些在非典中獻身的那些醫生、護士募款。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我盡可能消除互相之間的戒心,因為那個時候給人的感覺好像 聽說在飛機場喝水嗆了一口,咳嗽一下,周圍像炸了鍋一樣,嘩一下人全散開了,互相之間都隔了一層膜一樣,互相之間都隔了一層膜一樣。我那時候算了一下,中 國有13億人口,得上非典的不到一萬人,那個機率是多少?確實你去公開場合,人口密集的場合,你的傳染的機率會提高,但是如果你按照那些規章制度,比如說 勤洗手,勤通風,勤消毒,那些事情做了,那些做了,生活還是要繼續的。我感覺沒有必要因為一些這樣的事情而改變我們的生活。

會客廳:也有人說,說你整個的這個公益活動策劃得是非常完美,因為當時可能很多的外國人看到中國人都很害怕,說你們會不會把非典傳給我們,所以不願意 到中國來,但你做的這個活動應該說很大地鼓舞了大家的信心,這個整個的活動是你完全自己策劃的還是說有一個班底去策劃?

姚 明:當然是有一個班底去策劃,我個人能力是有限的。獨角戲很難唱。

姚明1980年9月12日出生在上海,他的父母都是籃球運動員,父親身高2.08米,母親身高1.88米,出生於籃球之家的姚明從小就比同齡孩子個子 高。這讓他很早就走上了打籃球的道路,17歲入選國家青年隊;18歲便穿上了中國國家隊的隊服,成為家鄉上海的驕傲。2007年世界特殊奧運會將在上海舉 辦,目前姚明已經正式出任本屆特奧會的形象大事。

會客廳:你後來去做了特奧會的形象大使,有人怕給你形象上有損失,是你堅持要去做嗎?

姚 明:對,因為確實我從小因為個子比別人高那麼一點,每年高那麼一點,每年高那麼一點,到最後形成一個差距以後,確實小時候別人給我起綽號,比如說上海話 叫,算了,就不說了,當時聽了心裏也不好受,但是小孩嘛,一說就忘了,確實有一些影響,所以我希望這些影響,用我自己內心的感受去告訴大家,被稱呼以後, 被這樣一種看法籠罩,你的生活是不那麼好的,不那麼好的,希望大家可以用一種換位思考的方法,去想一想你到底應該怎樣對待那些人。

會客廳:做完了之後有什麼感覺?

姚 明:每次公益活動做完我都很有成就感,我認為我做了一件好事。

會客廳:前不久你跟約翰遜拍了一個關於抗擊艾滋病的公益廣告,我們聽說你們一塊吃飯,一起擁抱,一起比賽,拍的時候會不會有恐懼和障礙?

姚 明:沒有。人與人之間要有一種誠實相對的那種,誠實,互相之間誠實交流的那種狀態,他沒有必要來騙我,他們沒有必要來騙我,如果他說沒有關係的,但是我跟 他在一起拍完那個廣告,我也有感染病毒的話,對他沒有好處,這很簡單的一個想法,對不對?如果萬一隻說萬一我感染上了,那對他們是反效果,他們沒有必要來 騙我,那麼簡單的一個想法為什麼想不通呢?所以根本沒有必要去考慮這方面的問題,只要按照他們提醒你的幾點要求去做就可以了。比如說大家喝水,要用不同的 杯子,吃飯用不同的筷子,這就可以了。

會客廳:你跟約翰遜接觸下來,覺得他給你什麼樣的感受?

姚 明:很樂觀,他活得很開心,而且怎麼說,他活得非常有目標,而並不是像有些人想的,可能得了絕症,就會人很消沉。

公益事業中的中美差異

會客廳:你覺得美國一些明星參加公益活動和中國明星參加公益活動,從頻率、內容、感受上來說會一樣嗎?

姚 明:我們的公益活動量還少了一些,宣傳力度不夠,而美國首先就是明星亮相次數比較多一些的,公益活動,另外公益活動上面亮相次數比較多,他們做得比較頻 繁,做得更平民化,而像我們那些公益活動因為次數比較少,所以每次都做得非常非常大,但這樣我認為會產生一種距離感,和普通的老百姓產生一種距離感。我不 要求一次,一年裏邊一次好的,但是我要求一年裏邊可能有四次、三次、四次 對可以更接近平民的。

會客廳:這樣的活動太多了會影響你的工作嗎?

姚 明:是。所以需要更多人參與進來,不能讓我一個人去做。

責編:武林  來源:CCTV.com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