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髓捐贈心得分享    December 15, 2015 

今年(2015)四月底捐贈了骨髓幹細胞周邊血後,到現在也超過半年了。自年初以來因為職場上的風風雨雨,讓我陷入了非常低潮的挫折,以致於毅然決然申請育嬰假,回到家庭守護生活的根本,重新調整人生谷底的狀態。雖然遭到長官的嗤之以鼻,但回顧今年,我仍慶幸當初捐贈骨髓的決定,是我今年極具價值的一項個人成就,所以在年終之際,分享自己捐贈骨髓的心路歷程,希望能鼓勵到更多接到慈濟電話,正在考慮要不要答應捐贈的朋友。 

話說今年年初時,內人接到自稱慈濟師姐的電話,告知經過配對,我的骨髓幹細胞與某一位受贈者大致吻合。內人用的是我以前的號碼,聽了半信半疑,便將電話拿給我。
 
電話中的慈濟師姐,是來自台北的。慈濟在各地都有骨捐小組,負責經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確認配對成功的可能捐贈者聯繫。而我十五年前在大學校園,因緣際會的參加了慈濟舉辦的骨髓捐贈推廣,捐血留下樣本納入他們的資料庫裡。想不到十五年後真的配對成功了。

電話裡的師姐很希望我能答應再做一次測試,以再次確認我和受贈者的配對比序。他很誠實地說之前已與兩位配對到的捐贈者聯絡,但都被拒絕,希望我能救人一命,不要再拒絕他,他會請中部的慈濟人與我聯絡後續細節。

當時正值慈濟土地開發案沸沸揚揚之際,輿論對慈濟的家大業大開始多所批評,可以想見慈濟要推動的工作,勢必都遭人質疑。我對慈濟雖不抱成見,但也時有所聞種種財大氣粗的行徑,所以當新聞爆發後,我並不驚訝。
 
可是,當那位師姐拜託我時,我雖然猶豫了,但卻不想拒絕成就一件好事的可能,所以請他轉由中部的慈濟人和我聯繫,我也再考慮看看。
 
當時,那位師姐也明確的告訴我,現在的骨髓捐贈,以不侷限過去必須全身麻醉從腸骨抽取的方式,現在的主流捐贈方式是以捐贈幹細胞周邊血為主,也就是類似捐贈血小板的方式,做血液分離的動作,捐贈者只要像捐血一樣,只是時間比較久,沒有侵入性的醫療風險。而我聽到這樣的新作法,心念一動,雖然當下沒有答應,但已經暗暗決定試試看了。
 
當晚我查詢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的網頁,的確如那位師姐所言,現在的捐贈技術多採用捐贈幹細胞週邊血的做法。而隔天中部的慈濟師姐也來電聯絡,約好方便的地點採集二十至三十cc的血液,由他們送到花蓮的骨髓幹細胞中心做再次確認。
 
確認配對無誤後,由我家鄰近區域的慈濟師姐師兄分組負責與我聯絡,安排到慈濟醫院(我是到大林慈濟醫院)做完整的健康檢查,以便確認捐贈者的健康狀況許可。當天也會像捐贈者解釋整個捐贈的流程,並由捐贈者簽署相關的同意文件。捐贈流程上以周邊血捐贈優先,但若周邊血抽取後無法有效供受贈者使用,若捐贈者同意則另外安排坐腸骨抽取幹細胞的捐贈手術。我考量侵入性的腸骨抽取術有潛在的風險,只同意做周邊血的捐贈。而從健檢到說明,一直到簽署文件,一路有負責的慈濟人陪伴,很窩心也沒有心理壓力,這是他們做得很周到的地方。
 
當時原本安排在五月份,前往嘉義大林慈濟醫院做周邊血的捐贈。但四月中旬的某一天,負責的慈濟師姐來電,因為骨髓中心通知希望能提前做捐贈,而大林慈濟四月份我方便的時段都已安排捐贈,故改前往花蓮慈濟醫院。
 
捐贈周邊血前的必要步驟,是連續五天施打幹細胞生長激素。在確定捐贈日後,往前推四天起,每天固定時段至鄰近的慈濟人醫會的配合醫生及醫療院所,施打生長激素。施打會有類似感冒的副作用,我是在施打第二天起有些筋骨及肌肉痠痛的症狀,但並無大礙,到第四天就慢慢適應了。
 
捐贈當天除捐贈者外,也接待一名家屬陪伴,家父知道後與我一同前往。一路趁早搭乘太魯閣號直奔花蓮,由當地的師兄師姐接送及引導。中午下了火車用過餐,下午一點多就坐上捐贈專用的椅子,類似捐血在用的椅子,插上血液循環的管路就開始抽血及分離幹細胞。
 
那是一個像捐血中心的小房間,擺了兩台血液分離的機器供捐贈周邊血使用,我坐上去時,旁邊已經有一位來自高雄的小姐正在捐贈中,據悉是前一天從高雄就到花蓮準備捐贈。旁邊有椅子供家屬及陪伴的慈濟師兄姊休息,捐贈者也有小電視可以看大愛台或是請護士播放電影好打發時間。
 
據說捐贈過程大多從下午一點多起到六七點就結束,但要視受贈者需要的量而定,我隔壁的小姐約莫五點多就完成捐贈,而我則一直坐到晚上八點多才停止。期間用餐小便都離不開捐贈的座位,是無可奈何的小小不便。更無奈的是,原本期待晚上做完就可以把埋在血管裡的軟管拔除,但隨後被告知隔天還要繼續多捐一些,只好回到專屬的病房先睡一晚,隔天八點多再上捐贈椅,一直捐到十點多,算是捐贈者中捐的量比較多的一個。「或許對方的體重比較重,而我的體重也夠,所以被要求捐的多一點,就當作好人做到底吧。」陪伴我前來的師伯這樣講,我也就欣然釋懷了。
 
一般來講,捐贈者到花蓮大多第一天捐贈完後,隔天一早會被接到靜思精舍,接受證嚴上人的當面祝福。而我因為隔天還要再捐,由家父代為前往接受祝福。我在隔天完成捐贈後,由師伯領著家父與我就近參觀花蓮靜思堂,並共用午餐,隨後便搭乘太魯閣號返家,一路風塵僕僕,雖然並不輕鬆,但還好都在體力能負荷的範圍內。回程雖然有些精神不濟,但心裡卻輕鬆得多,也算是成就了一項難得的工作。
 
捐贈完到現在超過半年了,期間也配合做術後定期健檢,也就是基本的抽血檢測,不定期在地的慈濟師兄也會邀請參加他們的活動,包括推廣骨髓捐贈,以及證嚴上人親臨現場的歲末祝福。透過參加這些活動,我發現其實有許多人默默的參與了骨髓捐贈,甚至是認識的同事朋友,也都捲袖獻愛心,真的是德不孤、必有鄰。
 
我不是慈濟人,也或許不會成為慈濟人,甚至還是對慈濟領袖崇拜的作法感到驚訝,但我十分認同慈濟在推廣骨髓捐贈的用心與努力,他們的確默默的做了很多好事。我想,用自己小小的力量,假如能夠救到一個人的生命,讓對方延續精彩的人生,就像我的高中同學,在高三時得了血癌,幸虧他的兄弟所捐的骨髓幹細胞能與他吻合,讓他高三休學一年後重獲健康,並考上台大,開展他現在精彩的人生。
 
我或許這一生不能做什麼豐功偉業,但是能夠以血肉之軀,傳遞給別人需要的能量,讓別人有機會為豐富這個世界,我想,這應該也是很棒的一件事吧!
 
假如你有機會捐贈,你可以像我一樣不做腸骨捐贈,用捐周邊血的方式成就對方:假如你還沒有參加,或許可以在碰到慈濟推廣的時候,試著走進去了解看看,也可以抽出一點血納入資料庫裡,當有一天被人需要的時候,那也是一件很大的滿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