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的某一晚,一位慈濟師兄來電,說明我之前骨髓捐贈的驗血資料已有初步配對成功,需要抽血做進一步比對,當下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與師兄約好了抽血時間,之後就開始東問西問,上網找這方面的資訊,正當徬徨無助時,偶爾一起爬山的師姐說:『你要保持當初驗血的最初心』,再加上現在的捐贈方式已經大都改用周邊血的方式,大大的降低腸骨捐贈的風險,所以後來在同意書的簽名時已經踏實許多。

複驗大約一個多月後,師兄來電說進一步的比對不符,心中竟然有一種【好里佳在】的僥倖心態出現,可見當初的我信念不夠堅定。

日子一週一週過得很快,有時覺得我的人生過的好無趣,每天下班後就是吃飯、洗澡、看電視、上網、睡覺,隔天又是更無趣的上班,我喜歡爬山,到了週六、日是我最活躍的日子,但最後還是常常思索著…人生的目的為何? 連我最喜歡的爬山活動對漸漸失去當初的熱情,對壯麗的山川、翠綠的森林、罕見的雲海、雲瀑、藍天、白雲…都沒有以前那份喜悅的感動。

2012年四月在一次爬山時手指受刀傷後開始淡化爬山的興趣,轉為跑步,平常為了保持爬山的體力,偶爾會去跑5000公尺,在一次八卦山 馬拉松跑完半程馬拉松21公里後,開始對長跑產生濃厚的興趣,生活也比較不會覺得乏味,長距離的跑步有時會讓我看到《真實的自己》,反省自己一生都只為自己想,從來沒有為別人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

大概在九月份再次接到師兄的來電,說明另一位受髓者的基因與我的相符,希望我可以進一步比對,我連想都不用想,直接詢問抽血的時間地點,複驗的結果是相符的,這次我真的是打從內心的高興,終於可以為別人做一件有意義的事,等了一個多月開始進行捐贈者的健康檢查,師兄師姐陪我到大林慈濟醫院做一個早上的檢查,其中有一份問卷讓我一度猶豫了…那就是當受髓者第二次需要的時候,捐贈者是否還願意做捐贈?會讓我猶豫的原因是【第一次做過週邊血方式捐贈後,從此不可以再以周邊血方式捐贈,換句話說第二次捐贈我只能選擇腸骨抽髓或中央靜脈導管方式,這兩種都是得做麻醉手術】,結果我沒有簽署這第二次的捐贈同意書,後來經過一天的思想轉化後,我想通了,對的事,既然要做,就要做到底,即使是第一次採用腸骨抽髓方式我也欣然接受,從此,對於骨髓中心要求的任何事情我都很快樂的全力配合。

十月份做完健康檢查後再苦等一個月,確定捐贈日期了,前五天要施打白血球生長激素,多虧關懷小組師兄東奔西跑的接送,讓我很安心也很踏實的接受臨時的抽血與藥劑施打,第一劑反應不太明顯,但我還是遵照醫生的叮嚀,飯後睡前吃一顆止痛藥,第二劑還是差不多,以為第三劑會出現很明顯的反應,結果落空,連第四劑也是如此,第五劑也沒比較特殊,結果問題出現在第一次收集後的那天晚上,讓我的心情非常沮喪,幾乎整夜無法入眠。

事先已經請好特休假,11/26週一清晨五點半,在兩位師兄一位師姐的陪同下,坐上生平第一次的太魯閣號火車北上,11:37抵達花蓮,院區關懷的師兄先帶我們到台灣咖啡用餐,隨後辦理住院,雙手埋針,抽血,14:30正式進入收集室開始插管篩選收集,右手出,左手入,旁邊有位捐者已經進行一小時了,這6~8小時中可以選兩片影片來看,我選了馬拉松小子與台灣大地的奧祕,不到一個小時,嘴唇、手指有點麻,這是分離篩選過程缺鈣引起的,中心會立即補上鈣,四小時後開始想尿尿,想說撐看看能不能六小時後自己如廁,但為了避免身體不舒服,還是請師兄幫我解決。

好不容易撐到六小時了,20:30幹細胞組織液數字如期的達到,終於可以返回病房等待消息,但中心還要進一步確認幹細胞數量是否有達到受贈者的需要,師兄師姐們對我很肯定,我也認為我這麼愛運動的人應該是沒問題的呀?隔壁那位捐者在九點多得到消息,數量足夠,可以拔掉針頭了,也就是說他可以自由的吃,自由的喝,自由的上廁所,自由的洗澡,明天更可以去精舍參觀,與住持師父結緣,然後快樂的回家。

靜思語《要用心,不要操心、煩心!》但我還是想著數量不夠的種種跡象,結果~越害怕的越會中獎,晚上十點護士小姐來宣判了『先生,您的幹細胞數量不夠,明天還要做第二次收集哦!』心頭突然晴天霹靂,差一點躲在棉被哭,一時之間,我與師兄啞口無言,其實,什麼都不必說,做就對了,雙手插著針頭勉強的去洗洗臉後,就睡覺去。

對師兄師姐們我心中滿滿的愧疚,他們為了陪我照顧我已經累了一整天,明天還要再做第二次收集,真是苦了他們,雙手插著針真是不容易睡著,加上期待落空,幾乎要失眠,後來轉念一下,反正明天再收集2~3小時後照樣可以回家,不去胡思亂想了,早早入眠才好為明天做準備。

第二天早上五點,護士小姐來施打第六劑白血球生長激素,七點再抽血,八點再進入中心進行第二次收集,不太有心情再挑影片來看,只想快快結束,十點多可以拔針了,兩位師兄像左右護法般按住我埋針的位置15分鐘後,終於可以出關了,午餐一起到餐廳用膳,再參觀一下靜思堂 ,12:40坐車前往火車站搭13:06的自強號,一上車我就呼呼大睡了,18:45才回到可愛的故鄉,關懷小組的師兄師姐還特地帶我到很有名的素食餐廳補一下,對他們我真的是無限的感恩!

整個捐贈過程,師兄全程的接送,師姐送水果、補品,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我覺得他們無私的奉獻真是太偉大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