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7是新竹靜思堂落成後,第一次舉辦骨髓驗血活動,我也受邀前去幫忙。等我到達現場時,桌子上已經有一位捐贈者的紀念金牌放在那裡,讓我不禁多看了幾眼,原來是2002年捐贈的黃先生也來現身說法。

  因為黃先生是第一次來,於是我們就和他聊了起來。他也和我們分享他的捐贈心得。

  某天黃先生在經過新竹市東區區公所的時候,正好看到慈濟骨髓驗血活動,便在骨髓庫留下他的血液樣本。

  數年之後,黃先生被通知,他的HLA配對成功,有人需要他的骨髓!!

  但在接到通知時,他著實猶豫了一陣子。

主要是黃先生當時扭傷了腰部,他擔心捐髓程序會對他的腰部有傷害。而他的家人基於關心他身體健康的立場下,也不贊成他去捐骨髓。

不過後來黃先生想到,非親屬間的配對機率這麼低,如果對方錯過這次配對,那還要等多少時間,才會再找到到合適的骨髓呢?

想到這裡,他還是抱著忐忑的心情,前去花蓮慈濟醫院進行骨髓捐贈。

談到去花蓮捐骨髓,黃先生首先想到的,就是跟我分享他和證嚴法師合照的相片。「這是當時慈濟的委員幫我拍的」,一面說著,他一面拿了相片出來。

「不過只有一張, 而且是側面。」雖然如此, 不過黃先生語氣中仍是充滿興奮。

我笑著問他,「那你多久才拿到這張相片?」

「喔,好久喔,大概一兩個月。」

「是呀,所以我都建議準備去捐髓的人,一定要帶一台自己的相機去!」

「不過,」我接著問,「剛捐完的感覺是怎樣呢?」

黃先生說,腸骨捐贈完不是要平躺八個小時嗎? 不過他因為想上洗手間,只躺了三個小時就起身了。

「可能是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那陣子一直覺得腰部的地方有種異物感。大概是抽髓的針扎得很深的緣故。」

「不過,那種感覺大概在一個月左右就消失了。」 他補充道,「一切回復到正常狀況。」

我說,曾經有人分享過,熱敷可以讓這種不適感好一點。

他說他當時並不知道有這種作法。

「那下一次有機會捐的時候,就可以派上用場了。」我說。

「不過如果還要再捐一次,那您可能就要用周邊血捐贈了。這種捐贈法您可以接受嗎?」

黃先生說,他可以接受,因為他也有在捐血。

「我捐血是從捐 250 cc開始,再進到捐  500cc,再進步到進行分離式捐血。」所以現在的周邊血捐贈法,他感覺並不陌生。

我也請教黃先生,從 2002 年捐贈以後,有沒有在活動現場與人分享捐贈心得的經驗?

他說:「我的家人和同事,都知道我曾經捐過骨髓,不過這種對陌生人解說的場合,今天倒是第一次。」他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我建議他,不用心急。其實我一開始也是摸不著頭緒,一開始是在解說區聽慈濟委員解說,等到聽到有概念之後,在慈濟委員的陪伴下,試著解說。有遺漏的地方,慈濟委員會幫忙補充。到漸漸熟悉之後,就可以一個人完成解說的過程。

「所以,」我說,「多來活動現場練習,很快就可以上手了!」

黃先生笑著說,如果時間允許的話,他會盡量參加。

我也跟他說,現在慈濟更進步,會邀請實際捐贈的人去上課,「不過,很花時間就是了。」

黃先生聽說我有去上課,順便問我是否參加過相見歡? 我說,我有,不過我的受髓者當時已經往生了,我見到的是他的母親。

黃先生說,「我也捐贈這麼久了,都還沒有安排相見歡,不知道對方到底怎麼樣了...」

我說,現在慈濟的政策改變,目前只安排移植成功的案例相見歡。

「不過,沒安排相見歡的不一定是沒成功,所以,再等一下吧!」

黃先生點點頭,笑了。

時間接近中午,黃先生有事要先行離開,我們提醒他,11月在清華大學還有一場活動,希望他有空的話,能夠前來現身說法。

當然我也有說,因為很久沒有捐者自投羅網了,所以我會將我們的談話寫出來,他應該不會在意吧?

他笑笑說,「沒問題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