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邊血捐贈 Aug 12 2013

原來說狀況不佳的受贈者情況好轉,
於是6月底就到嘉義大林的慈濟醫院去捐贈週邊血,
這一篇要來紀錄一下整個週邊血的捐贈過程。

以往的骨髓捐贈是全身麻醉,然後從腸骨(我也不知道腸骨在哪)抽出骨髓液,因為全身麻醉有風險,又要從靠近脊椎的地方插針,讓很多人不敢捐贈。現在有了週邊血造血幹細胞的捐贈方式,先把血液抽出來,經過機器分離出造血幹細胞後,剩餘的血再輸回去自己體內,不用全身麻醉也不用在腸骨插針,風險算是大大降低了。我這次就是採用週邊血捐贈的方式。

首先在初步比對吻合之後,會有慈濟的骨髓捐贈小組志工跟你聯絡,要先經過抽血、健檢的程序以確認吻合及身體狀況可以捐贈。我是2月初接到志工的電話,隔天就去抽血,3月底健檢,本來排定的捐贈時間是5月底,所以大概隔了三個多月。

確定捐贈的日期後,在損贈日期的前四天就要開始打白血球生長激素,每天打一劑,總共要打五劑。慈濟在很多縣市都有合作的診所,只要到離你最近的診所去打就可以了,第五劑則通常是捐贈當天直接在醫院打。

慈濟有在做骨髓捐贈的醫院是花蓮慈濟及大林慈濟,聽說原則上是北部、東部的到花蓮慈濟,中南部的則到大林慈濟。我這次本來也是要到花蓮慈濟去的,但延期了之後花蓮慈濟的時間排不出來,所以我是到大林慈濟去捐贈的。

如果是去花蓮慈濟,捐贈當天早上會由骨髓捐贈小組的志工跟你一起坐太魯閣號到花蓮,大林慈濟的話則"應該"是坐高鐵,再由醫院派人到高鐵站去載。為什麼說"應該"呢?因為我是個不合作的捐贈者,我想要在嘉義多留一天,因此堅持要自己開車去大林。雖然志工努力要說服我,坐高鐵或坐火車比較不會累,比較不會危險點點點的,我還是不為所動。但是之前她們有跟我提到要坐高鐵,所以我只能說"應該"是坐高鐵囉~~

但是,志工們是沒那麼容易放過我的,還是說著自己開車危險叭啦叭啦的,所以捐贈當天是一位志工坐我的車,另外還有一台車二位志工,從桃園開車下去大林慈濟。到了之後先要掛號填一些資料,醫院會派人前來引導,之後就先到病房放東西。週邊血捐贈一次大約五、六個小時,要看看收集到的幹細胞數量足不足夠,如果不夠第二天還要再抽血,就算夠了他們也會要你在醫院休養一晚,所以一定會住到病房。大林的病房是單人房,外面還有個小客廳和小廚房,陪伴的人可以睡外面沙發,空間算蠻寬敞的,不過電視只有大愛台而已....

第一天中午醫院會為陪伴的志工準備便當,還有嘉義當地的志工會拿吃的東西來,像她們就燉了一鍋素的補湯來給我。之後會有護士來扎針,把要抽血的針先固定好。不過我的血管長度不足,所以扎在手腕的地方而不是手肘內側,而且護士只敢扎一手,另一手是到捐贈室後由麻醉師來幫我扎的。聽說有些人血管比較長,就可以扎在同一手,這樣活動比較方便,我則是一手動脈一手靜脈,又在手腕的地方,而且有時候動一動位置會有點跑掉,活動還蠻不方便的。

IMAG0236(001).jpg

這是左手的扎針,我也搞不太清楚哪手是扎動脈哪手是扎靜脈。看起來像水籠頭的開關,之後一個開口會輸血回體內,另一個開口則是輸鈣離子。


IMAG0238(001).jpg

二手扎起來就像這樣,血液從右手抽出去,經過幹細胞分離機分離出造血幹細胞後,剩下的血再從左手輸回去體內。過程中鈣離子會流失,顏面或手腳可能會麻麻的,所以輸回去時還加了一袋鈣離子的點滴。


IMAG0237new(001)(001).jpg

這就是分離造血幹細胞的機器了。

第一天我抽血抽了五個半小時,這段時間都坐在那不能動,要怎麼度過呢?醫院在你前面擺了一台電視跟DVD播放器,有片單給你選擇要看什麼片,自己帶DVD來也可以。我則是在平板裡面放了些影片自己帶去看,再不然就睡覺。時間是過得還蠻漫長的,尤其機器三不五時就因為我換個姿勢嗶嗶嗶的叫。志工們會在裡面陪我,但我看我的影片她們也無聊,就聊聊天或出去外面走走囉!

有一件事很麻煩就是上廁所,因為管子都接著不可能拔掉,所以上廁所就變成要在捐贈室裡用尿壺。男生可能還好,女生就麻煩了,尤其二手都接著管子行動不便,手彎曲扎針的地方也會痛。第一天我預想到這種情況,所以從早上就喝水喝很少,安然度過五個半小時,但因為幹細胞不夠第二天還要再抽,就沒辦法撐過去了。雖然志工都說她們年紀可以當我媽了,但要陌生人幫忙上廁所還是頗尷尬,尤其是我還碰到生理期....其實一開始她們就說可以有一位家人陪著來,但我想說來也沒幹嘛很無聊,就叫我媽不要來。早知道還是叫她來就不會那麼尷尬了....

第一天抽完之後,需要大約二小時的時間去計算幹細胞的數量,所以針還不能拔掉,志工們用餐券幫我包了便當,吃一吃我就累了跑去睡覺,扎著針不好洗澡所以也沒洗。睡一睡二個小時到了,護士來說數量不夠第二天還要再抽,真是晴天霹靂,我本來想說一天就可以解決了,結果還是要扎著針入睡。

第二天早上到地下室的員工餐廳吃早餐,雖然都是素食但做得還不錯,有麵包、饅頭、豆漿、清粥小菜等吃到飽。在這邊沒有準備餐具,所有員工都是自備環保餐具,包括碗筷等。我第一天到的時候他們也送我一套環保碗筷,志工也都是自己帶碗筷,這一點我覺得做得還不錯。

第二天抽血前還有沒有再打生長激素我已經忘了,當天抽了三個小時,不管數量夠不夠都不會再抽了。手上的針一拔掉瞬間覺得活動自如的感覺真好!回到病房洗個澡整理一下,會有人來致贈一小塊金牌及一串證嚴上人加持過的夜光佛珠(黑暗中會發亮的)。聽說如果在花蓮會帶你去參觀慈濟精舍還有參加早會,每個人見到你都會叫你菩薩,還會叫你上台分享心得,這時不禁慶幸還好沒去花蓮,只要再辦個出院手續就可以離開了。不過因為我要在嘉義多留一天,沒有要跟志工一起回桃園,還要寫一份不跟志工同行回居住地的切結書,把行李放上車,跟志工說byebye,終於可以擺脫她們了!

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太厚道,畢竟志工們都是犠牲自己的時間,在捐贈前還自掏腰包買了水果跟營養補給品給我吃,捐贈過程也是全程陪伴,切水果準備食物噓寒問暖的,但是給人的壓迫感實在太大了。我本來就是個慢熟的人,加上對慈濟印象不太好也沒打算跟她們太熟,但打從一開始健檢時,她們就把我當成無行為能力人般的照顧,去個新店慈濟健檢也要接送,要自己去還不行,健檢完要離開了不跟她們回桃園還硬要載我去捷運站,怕我不知道怎麼走(真是對我的侮辱);去嘉義也是要跟前跟後的,連最後要離開了還說要護送我去嘉義市,被我嚴詞拒絕。我一直覺得我是配對成功了就去做,如此而已,我沒有要你們感謝我,我也不想接受你們送的水果補給品什麼的。回到家後志工還趁我上班時拿水果去我家,叫我媽去樓下拿,我在電話中請她們不用再這樣了,志工居然跟我說:「妳的健康是我們的責任。」我只好回答她:「師姐,我的健康是我自己的責任!」這樣強迫人家接受她們的善意,真的讓我不太舒服呀~~

總之呢,捐贈到現在也過了一個多月了,目前都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捐贈完後一星期及一個月時要再回診所抽血,之後就每年追蹤一次就行了,週邊血捐贈總共要追蹤十年,一般的骨髓捐贈則要追蹤六年,我猜可能是因為週邊血捐贈要打白血球生長激素的關係。我在打生長激素的時候有出現頭昏昏及喉嚨痛等類似感冒的症狀,醫生都會開止痛藥給你,我一開始沒有吃,想觀察看看會出現什麼副作用,後來就還是乖乖吃比較舒服,不打生長激素後就不用吃了。另外就是我有一點胸痛(還是心悸?)的狀況,平常沒感覺,上廁所用力的時候就出現了,不過一下子就過去,對生活沒什麼影響。

目前對於施打生長激素這件事似乎還沒有研究顯示會對人體造成什麼影響,慈濟也是一直告訴你不會有影響,但從捐贈後要追蹤十年這件事看來可能或多或少還是會有些副作用,只是還沒有研究證實而已。有些人可能還是有所疑慮而不願捐贈,但也不能說不捐贈就是害死一條人命,畢竟對方是本來就生病了,你的捐贈只是增加他的機會,也不代表一定會治癒他的病。我在決定捐贈之前已經詳細考慮過,但我抱持的想法就是配對成功是非常不容易的,捐贈畢竟讓人家多了一點機會,所以我願意去做,以後萬一自己得了什麼病應該也不會牽拖給生長激素吧~~人生,誰知道會遇上什麼事呢?

來源: http://truebell.pixnet.net/blog/post/3235407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bmdway 的頭像
mybmdway

我的骨髓捐贈路

mybmd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